当前位置:人民健康网 > 新闻 > 正文

以爱育人、以学扶贫、以炁扶病 ——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探学

2021-01-13 15:48    来源:人民健康网  本站:www.peoplejk.com.cn

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作为一所规模很小的全日制民办学校,竟然有这样的学风、校风,学员有如此沉静和美又昂扬的精神面貌,与当今国内几乎所有的学校迥然不同,这不能不让我产生进一步深究的想法。

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是兴国人大招商引资的扶贫项目,在兴国县人力资源保障局注册,民政局核准许可的民办非企业机构,以学扶贫是基本宗旨,旨在通过免费培训专门技能,以正当劳动收益改善家庭经济状况,达到扶贫的目的。学校免学费,对家庭贫困者还免除住宿费等。

学校实行的是“宽进严出”的招生培训方针,生源来自初高中毕业生,又以初中毕业生为主,也就是初中毕业,没能考上高中,从而失去高考读大学的条件和资格的学生——我们都知道,这个青少年群体是不受社会待见的:普遍的成绩差(考试分数低)、多数没有学习劲头、自制能力弱、不少人在各种压力下还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

很难相信,这样的学生在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里,经过一两年的学习、培训,竟然呈现出我所看到的、令人欣慰的精神风貌——这样巨大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我利用闲暇时间,作为一个“探学”者,和学校的老师与同学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获得第一手资料,解开这个“变化”之谜。

我选取了三名在读、两名已经毕业参加工作的学生经历(因隐私关系,名字均为化名),和大家一起来看看他们的变化,以及如何变化的。

学生们在上专业课

廖家姐妹,兴国县均村泮溪村人。姐姐晓梅,2000年3月生,2020年4月入学;妹妹晓风;2002年生,2017年入学。

弟弟妹妹从小由爷爷奶奶陪伴养育。可是,爷爷奶奶老俩口经常拌嘴吵架;爸爸妈妈过年回家,也会经常拌嘴吵架,她总觉得很压抑,很烦闷,再加上自己比较内向、胆小,后来就抑郁了,以致于要吃抗抑郁药……初中毕业没能考上高中,去了赣州应用职业技术学院,学会计。可是,那专业是和北京一家商学院合办的,读了两年之后要再去北京学习一年……她胆小,不敢想象一个人远离家乡,她的抑郁症就更严重了。 和姐姐不同,晓风性格外向,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经常性的拌嘴吵架中走向了反叛。上初中后,离开爷爷奶奶,住校,在这种“放飞自我”的环境里,她结交了一帮顽皮的同学。我在收到的晓风写的《我的改变》中看到(原文照录):“在学校各种打架斗殴逃课翻墙和老师顶嘴染发,是名副其实的坏学生,后来读不下去了之后就外出打工,做服务员没做多久又没有做了。之后呆在爸妈身边。那时的我每天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晚上帮爸妈看店至凌晨两至3:00睡觉,即使想睡觉各种打麻将,吵杂的声音也让我难以入睡,那时我爸爸会赌钱,输了之后就会莫名其妙的骂我,所以那时的我也经常离家出走……后来爷爷通过乡政府知道了炁脉学校。便想让我去那儿。”爷爷以“不听话爷爷再也不理你了”为要挟,她“就想着敷衍他一下”,才来到炁脉学校。“学校的同学,因为我是新生,所以他们都超级热情地和我说话,带我熟悉学校,这温暖是我在外面的学校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慢慢地我便决定在炁脉学校好好读书。因为炁脉学校的老师都特别得好相处,不会说因为成绩差就不搭理你。或者区别对待。老师对待每一个学生都是一样的,以诚待人。和我们的相处模式,就像和朋友一样。读了几个月之后我真的感受到炁脉学校的好,我想让我身边的朋友也都去读,包括我的姐姐。”晓凤写道:“之前的我在学校老是打架斗殴,眼里都是杀气,别人欺负我,我就一定要还回去。来炁脉学校之后。我记得我和我姐姐说过一句话,现在的我连蚊子都不忍心打,这可能就是老师一直说的激活内心的天使吧。” 读到这里,未曾谋面的晓风的形象在我心里鲜活起来。 “记得那时候我爷爷突然中风,老师知道这个信息后立马叫我拿药丸回去给我爷爷吃,我知道那药是很贵很贵的,但老师丝毫没有吝啬,那时候我特别的感动,因为老师真的就把我们当家人一样对待。之后我爷爷也在学校接受免费的调理,我奶奶身体不好,也一直都在学校免费的调理;我弟弟有抑郁症比较严重的那种,也一直都在学校调理,而且他在学校调理的那段时间一直精神状态都挺好的,也很听话。我姐姐看我毕业后思想认知上的改变,所以她也决定在学校读书了。她去学校读书后就每天都很积极上进又充实,就这样慢慢地她再也没有犯过病了,她才进学校几个月就站桩比赛八个半小时第一名。我看到她这种变化,我真的无比的开心,因为她在我的印象当中一直都是病病殃殃柔柔弱弱的感觉,没想到她居然这样的有定力。我姐姐去学校读书,对于我们家庭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因为她之前是需要服用西药来控制病情。家里一团乱,因为家里凡是有精神层面上有问题的病人,对于整个家庭都是一个困扰,因为你不懂得如何去跟他们沟通,你融入不进他们的世界里,你也不懂得他们在想什么。” 晓梅在妹妹的鼓励下,放弃了赣州的学业,来到兴国炁脉学校学习,同时接受炁脉调理,精神面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所以才有我今天所认识的晓梅:礼貌,勤快,努力而上进,文静而不乏生动。

学生们在站桩

曾凡,男,兴国县社富乡横溪村人,1998年4月生,2018年7月入学。 和别的同学不同,曾凡是一个早产儿,发育受到一些影响:个子瘦小,右手手臂、手腕活动不自然,手掌有些内向,不能完全张开伸直。初中毕业后就在家里,帮着父母打理小卖部。他很要强,基本的体力活都能做。他来学校报名时,招生老师很是为难,因为学炁脉调理最重要的就是一双灵活的手!当时,正好刘清源老师在,亲自为曾凡做了检查,认为经过炁脉调理会有好转。这样,曾凡便成为炁脉学校2018级的一名学员。 曾凡入学后,一边学习专业知识、和同学一起练功,一边接受炁脉调理,那只不太灵便的手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和他面对面坐着交谈的时候,因为不熟悉,他会有意无意地把那只手缩着,我便特意长时间握住他那只手,并要他使劲握我的手,那握力很大,很有劲。他略带自豪地告诉我,他现在已经能够为客人做全程的炁脉调理了。 曾凡告诉我,因为右手的不灵便,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告诉他他是早产儿,这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一丝阴影,但影响不是很大。只是父亲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他很爱父亲,因为聚少离多,又有些怕父亲,交流不是很多。到炁脉学校以后,因为学校融洽的气氛,他和同学们有了更多的交流,现在回家和父亲的交流也更多了。学校不但没有因为他的手不灵便拒绝他入学,还为他做炁脉调理,使得他的手像常人的手,像其他同学的手一样灵便,一样能够为人做炁脉调理,他懂得了感恩;也很感恩自己的父母,感恩父母没有因为他的手而嫌弃他,而是更加爱他。他告诉我,他有信心成为一名合格的炁脉调理师。 很有意思的是,曾凡内心很强大,他会用一种自强来冲淡潜意识中的自卑。他告诉我,在学校,唯一不是很如意的就是,同学们年龄普遍比他小四五岁,思想和谈吐,有点“小儿科”,和自己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就差没有说是“代沟”了。我鼓励他说,这是你的成熟。同学们虽然比你小,不如你懂事,但也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就像我比你大四十多岁,你身上也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啊——他听我这么说,露出不太好意思的笑来。

学生们在知识竞赛

谢华,男,兴国县埠头乡洞溪村人,1995年8月生,2018年3月入学。 和炁脉学校其他学员不同,谢华在就读炁脉学校之前,已经卫校毕业。实习时经人推荐,参加炁脉学校短训班学习。 谢华在《炁脉学校对我的影响》中写道:“来到炁脉对我的影响也是很大的,身体变好了,人也不在是浑浑噩噩的生活,让我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来炁脉之前我像很多人一样,都是按部就班的工作,无关喜欢,只是为了生活,可能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内心不是真正的快乐……我这二十多年所有的好运就是让我认识了炁脉,并加入到炁脉这个大家庭,认识一群快乐的人,做快乐的事。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做事情能坚持的人,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但来到炁脉我竟然能每天坚持五点左右起来炼功,而且一直坚持到现在,我自己都难以置信,可能是因为现在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可能是因为见证了这么多成功的案例。” 成功的案例就在自己家里。 谢华的父亲是一名泥瓦工,2008年工作时淋雨后未更换衣服整日工作,当夜睡时感觉膝盖下腿部酸胀明显,次日晨起发现膝关节、踝关节肿大、酸痛,行走不便。入赣州市人民医院检查显示“类风湿因子95IU/ml”,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次年加重至“类风湿因子>100IU/ml”。之后因治疗效果不佳,于村中打止痛针治疗。2017年因药物中毒至赣州市第一附属医院治疗,查“类风湿因子550IU/ml”,开始使用拐杖行走。2018年3月因车祸导致第二腰椎骨折,行走需人搀扶;夜间因疼痛入睡难,需服用大量药物止痛,伴有肩胛疼痛、足底发麻、足冷、失眠、咳嗽、气喘、心烦、恶心、乏力疲劳、易感冒等症状。 父亲的病痛给谢华一家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父亲不但生活不能自理,每年还要花费10万元以上的医疗费用,整个家庭陷入困境。 学校了解到情况后,2018年6月让谢华接父亲来学校,免费为其进行炁脉调理。经过两年多400多次炁脉调理,痛感减轻70%以上,免疫力增强,感冒次数大为减少,能够自己行走,生活基本自理,生活质量大幅提高,也解放了母亲的劳动力。加上谢华早已在炁脉事业集团杭州总部上班工作,包吃住,每月有6000元工资,家庭已基本走出困境。

学生们在升国旗 钟  彤,女,兴国县埠头乡龙沙村人,2003年10月生,2018年8月入学。 在与学校老师了解学生情况的过程中,“钟彤”这个名字被经常提到,因为,她在入学前就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她在《心路历程》中写道:“之前在读初中的时候,把学习看得非常重要,很勤奋,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很少思考,成绩到了九年级就开始退步了。在学校按部就班的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很少主动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事情,很少主动和人聊天,能自己做的事情绝不麻烦同学,有些要强。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没有做到劳逸结合。整天像个机器人一样学习,脸上很少有笑容。初二那年的状态非常不好,晚上还经常失眠,后来有过自笑、幻觉,也曾经哭过好几天。后来父母非常担心,就带我去医院检查了,之后住院吃药,身形愈发臃肿。” 钟彤的西医病历中写道:“患儿于2013年左右可能因没考好思虑过度出现失眠,持续约1周左右自行缓解。2014年读初中期间可能学习压力大,失眠次数较前增多,手心出汗,感到害怕,不敢独自睡觉,学习成绩下降。2017年8月病情加重,表现为反应慢,发呆,少语,个人生活料理差,整日呆在家中,时常拉住母亲,称要和母亲说话,但又不说话。家长鼓励其写出来,患者也无法写出。时称要打110,问其原因不予以解释,只写了自己名字,时常在门口张望。” 她是个努力的好学生,却又是个被病苦折磨的少年。她好不容易参加了初中毕业考试,但未能参加中考而辍学。 2018年8月,钟彤进入炁脉学校。刚来时,总是用头发遮挡着脸,不与人直面和交流。学校果断安排她先进行炁脉调理。经过30次调理,大为好转。 钟彤的语文很好,写作能力很强,她写的《心路历程》语句通顺,语意流畅,很有条理,达到了高中学生的中上水平。这里我摘录一些段落,基本就可以窥见她在学校的变化与进步。 “刚来到炁脉学校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为了治疗好自己的身体的。第一天就体验了炁脉调理,背部排毒时痛感不太明显,整个调理完之后很舒服。但是也仅仅只认为是推拿,还不相信它有治愈疾病的效果。炁脉学校有清静、安宁的氛围,让我放下了对旁人的戒备,放松了下来。学习了炁脉浅说之后,开始了对炁脉的认识。后来慢慢学习了手法,同学之间也有在互调,随着行罐痧色一次次变淡,加上平时的练功运动,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健康了,体重也减了20斤。” “刚入学的半年,还是有点懵懵懂懂的,只是为了能够找到一份好工作,赚钱。但刘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责任,告诉我们来这个学校并不是学习技术那么简单,更会锻炼我们的为人处事,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尽力去帮助别人缓解疾病带来的痛苦,我们是肩负责任的。那是我的第一次价值观启蒙,之前从来没有上过这样的课程。” “刚开始练功时,也会觉得累,有些艰难。初来时只要站30分钟的桩,在那炎热的夏季,烈日当空,站桩时汗流浃背,腿像装了马达似的止不住的抖动,大腿、肩颈、手臂都很酸痛,有时还会膝盖疼。后面站桩时间逐渐延长了,早晚各站一个小时的桩。” “还有静坐,对于我这腿粗的人来说,单盘都好难,于是我开始了每天压腿,练习双盘,也曾经好几次痛哭过。但是心里想着一定要坚持下去,别人可以做到的事情,自己一定也行。后来终于可以盘上去了,就开始严格要求自己,每天晚上拿着手表看着时间多盘5分钟。之后一直坚持全程双盘,直到我转到5班时,我双盘已经没有痛感了,坚持就是胜利。静坐是我最喜欢的功法,每天重复的练习是为了清静自己的身心,整个人在那时也可以放松一下,反思一天当中做过的事情,与自己的心灵对话。” “虎卧功对我这个体型来说也是挺难的,第一次做时肩膀根本下不去,很费力气,中途也曾想过放弃,感觉还要做五指太累了。但每当看到许晶师姐轻轻松松做高台五指时就十分佩服。同学们也曾和我一起努力,报完数后也留下来继续把虎卧功做完。于是我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现在我高台五指最多能做46个了。就像刘老师说的‘每天重复做一件事情,找到了提升的方法,心生喜悦’,当自己慢慢有进步时,内心是开心的,也更加有自信了。” “今年的疫情期间,我在家也经常给家人调理身体,家人身体一有不舒服的就会想到我。在外婆家里,我给每个舅舅舅妈、表姐表妹都简单的按揉了肩膀,反馈是很酸痛舒服;我还给外婆做了全套干揉流程,外婆还包了个红包奖励我。他们都给了我鼓励。让我要好好学习,把手法技术学精湛一点。我身上的变化他们也看见了。当家人们的不适症状有缓解时,我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于是在生活中遇到了有疾苦的人就会想尽力帮助他们,改善他们的身体情况。学习了炁脉后,了解了更多古中医方面的知识,也给他们带来了帮助。心里逐渐喜悦起来,更加乐于助人了,善良纯真了。” “自从当了学习委员,我也更加融入整个班级了。之前发现了班级的不团结、散漫,只会抱怨。而现在我也会帮忙管理这个班级了,为这个班级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存在感也更强了。现在会在自己做好的前提下,带动同学一起学习,认真早读。我也有积极参加学校举行的生日会,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唱歌既可以锻炼自己的胆量,也能给自己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从第一次的紧张到发抖,到后面轻松的歌唱,也是提升的表现。” “在炁脉学校,我真的成长了很多,也感谢老师、师兄师姐、同学们的一路陪伴和关爱。我的身体也健康了很多,在一次次锻炼后,也成长了很多,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人生。未来,我将脚踏实地的学习,练功,认真的调客户,最终成为更好的自己!” 读着这样的文字,我就想见见这个孩子。我在办公室和她面对面交谈了半个多小时。 我面前的钟彤,眉清目秀,脸色开朗,尽管还有些羞怯,却完全没有了病态。因为语文功底好,对于专业知识的学习,她比别的同学更轻松;炁脉调理技能也很熟练了,对自己很有信心。

学生们在文艺表演

除了这五位同学,我还收到在校同学写的四十多份《我的改变》——他们基本都来自农村,年龄不一,家境不同,性格各异。相同相似的是,他们都觉得自己不被社会认可,找不到生活目标,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也因此产生这样那样的身心问题——说他们是“问题少年”,也毫不为过。 进入炁脉学校以后,他们在同一座校园里,在友爱祥和的氛围中,在师兄师姐们的影响下,在老师们家人般的关怀中,获得一种初步的认同。每天从早到晚五六次的练功、上下午各三节课学习专业知识和文化知识、与同学一起打扫卫生、共同举办各类文娱活动、各自收拾自己的生活物品、洗涤自己的衣服——大家的事情一起做或轮流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逐渐养成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观念和习惯,并且懂得了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尤其是懂得了友爱,懂得了感恩——他们能检讨自己以前的错误和不足,甚至能够检讨自己从前和父母的关系,并把自己的自我反省、自我认知和自我期待分享给大家……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他们首先在内心有了自我肯定,也就在更多的层面上获得老师和同学们的肯定——他们找到了自己,也找到了人生的目标,知道自己在学什么、干什么,将来能干什么,并且在学习中明白自己有成长的空间。在这里,他们身心俱安,充实、快乐、努力、进步,同时又影响着后来的同学。 改变,在潜移默化中发生。 但是,这种巨大的改变并非一蹴而就,也非一帆风顺的。有的同学还出现情绪反复。廖晓风在读期间,就因为姐姐弟弟的抑郁症导致家庭困扰而倍感烦躁、焦虑,她写道:“那时候的我觉得压力很大生活的琐事压得我喘不过气,因为我觉得弟弟跟姐姐已经抑郁症了,家里已经很烦了,我即使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或者有什么想法,我也不敢麻烦家里人。以至于后面我发现自己也重度抑郁症,那时候的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自杀,因为我觉得那是一种解脱。后来老师发现了我这个情况一步步地开导,在我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里,一直拉着我往前走,没有放弃我。以至于我不用吃西药就走出来了。在炁脉学校读书的日子里,老师总是能在我们遇到瓶颈坎坷的时候及时地伸出援手。现在姐姐在学校读书,弟弟的病情也有好转。对于我的家庭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现在的我不用每天因为家里的事情而烦恼,因为家里人的身体都有了保障,让我在外工作安心。炁脉学校对我的影响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来了炁脉学校之后才让我感受到温暖,才让我感觉到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每当我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我总是能温暖的感受到炁脉学校这强大的后盾。炁脉学校也教会了我什么是责任、宽容与究竟;让我知道了,我的使命是什么,我想要做什么,让我的生活充实不再浑浑噩噩。” 这样发自肺腑的话语说明:改变,更是在爱心中实现。 有爱心的地方,才是最美的地方。 炁脉学校学生们的改变,学风校风的形成,最关键之处正是在于老师们的爱心、细心和用心。刘清源老师每次回学校,都会给学生们上大课,教导他们“责任、担当、友爱、团结……”;炁脉学校的老师们,走进每一位同学的心中去,了解他们的和喜怒哀乐,和他们作全方位的沟通交流,及时疏导他们内心的困扰,帮助他们克服困难,稳步前进。学校不只是对学生进行炁脉健康调理,还将炁脉健康调理免费延伸到他们的家人、亲人,以炁扶病,以爱化人。 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的校训是“责任、究竟、宽容”。这个“责任”,首先是学校和教师们全程对学生的责任;这个“究竟”,也包括老师们对学生的全面了解、理解;“宽容”更是对学生们全方位的关心与呵护。学校不只是教给学生知识和技能,更教会学生懂得爱,在爱与被爱中成长、成人,成为身心健康、有人生目标、有实现人生目标的能力的人! 相比于各种规模宏大、高楼林立的学校,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偏安于田野之中,毫不起眼,却实实在在地以爱育人,以学扶贫,以炁扶病。 医者仁心,师者爱心。仁爱,成就了他人,也成就了自己——这,就是兴国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来源:中华网)

关于本站 | 业务联系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例 | 版权所有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人民健康网健康行业权威门户网站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