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健康网 > 生活 > 正文

李昌钰: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

2019-05-16 10:55    来源:人民健康网    责编:吕洪涛

李昌钰: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

李昌钰:美籍华人、刑事鉴识专家。曾获美国鉴识科学学会颁发的鉴识科学领域最高荣誉奖——刑事领域杰出服务奖及美国法庭科学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国际鉴识学会终身荣誉奖、世界杰出华人奖等。


李昌钰: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

李昌钰: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

1994年,前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左图左一)在用刀杀死前妻(左图中)及餐馆服务生高曼两项一级谋杀罪指控中,由于警方的几个重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失效,以无罪获释,仅被民事判定对两人死亡负有责任。本案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疑罪从无”的最令人瞩目的案件。


李昌钰: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

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左二)同白宫女实习生莱温斯基(右二)的性丑闻被曝光,受到司法部门调查。共和党在国会提出弹劾议案,但定罪未获通过。这就是著名的“拉链门”案件。


  他被誉为当代的福尔摩斯、物证鉴识大师、科学神探以及犯罪的克星。他遵循让证据说话,对历史负责的宗旨,全面提升了刑事鉴识科学在司法界的地位,使刑事鉴识科学从过去居于辅助警方办案的角色跃升为能够主导调查办案的地位,而且他本人拥有31个博士学位。最引人瞩目的是,美国曾经评出影响人类历史的25个事件,其中有14件直接或者间接地牵涉到他所参与的鉴识工作。比如“911”案、辛普森杀妻案、肯迪尼谋杀案、克林顿性丑闻案。他就是著名的华人第一神探、刑事鉴识专家、美国康涅狄格州科学咨询中心的名誉主席、康州纽黑文大学的终身教授、纽黑文大学法医学全职教授李昌钰博士。近日,李昌钰博士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举办的“仁济大讲堂”上发表了名为《DNA与AI在鉴识科学的应用》的演讲。本期,我们将他演讲的精彩内容整理编辑,以飨读者。——编者

  1 任何成功没有秘诀,就是靠努力;如果你能够创新,那你就会永远存在

  我从事警侦57年了,今年已经81岁。我和我的团队协助过47个国家调查过8000多个案件。我花在现场的时间,比在家里陪小孩的时间多。白天、晚上、周末,就跟医生一样很少休息。过年的时候要值班,不能跟家人团聚。

  我到过74个国家做了10000多场演讲。我一生也写了很多书,很多报纸用我做头条新闻,很多杂志采访我,我也参与了很多美国电视节目的录制,比如“微物证据”。这个节目非常受欢迎。我还因为参演电视节目获得了两个奖项,类似电视界的金像奖。

  不久前,美国评选10个世界最有名的鉴识专家,我很高兴成为其中之一。

  很多人问我,成功靠的是什么,我说跟你们一样,成功靠的就是努力的工作。任何成功没有秘诀,就是靠努力。

  靠权势钱财获得的尊重是假的,是短暂的。一旦你失去了权势或者没钱了,这些尊重就会不见了。知识、经验和朋友是永恒的,一旦你获得以后,就是你终生的财富。尤其作为医生,你的经验、你的知识,不能被取代。

  没有一个权势企业是永远的。假如没有知识经验创新,再大的企业都会失去一切。柯达曾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到非洲小的村落,我都能看到柯达相机。但他们就是因为没有相信数码相机会取代传统胶片机而失败。现在柯达去了哪里?如果你能够创新,那你就会永远存在。

  1938年,我出生在江苏南通如皋。1944年,我们一家到了上海。后来,我父亲母亲又带着孩子们到了台湾。一年年三十,父亲坐太平轮回家过年跟我们团聚,可是船沉了。所以,我八九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父亲,家里从很有钱变成了很没有钱。还好我有一个好母亲,她一个人抚养了我们13个兄弟姐妹,非常伟大。人家问我最尊敬的人是谁,我说妈妈。我最怕的人也是妈妈。人家请我演讲,我说没空,他们就找我妈妈。人家请我看案子,我说太忙,他们就找我妈妈。妈妈打电话,生气地问我:“人家叫你去帮忙看案子怎么不去?”我说:“妈妈,我很忙。”她就说我从小不用功。我说:“好,妈妈,我马上去。”我妈妈活到106岁去世,很高寿。

  我在台湾高中毕业参加大专联考,我考上海洋学院。从海洋学院毕业就是去做船长,但是学费很贵。那年正好台湾的警官大学第一次招生,我陪同学去考了,他没有考取,我考取了。因为警官大学不要学费,所以我就从警了。这件事就这么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其实中学的时候喜欢打篮球,未来的目标是想做篮球明星。我虽然矮,但是上篮很快,教练说你再长高两尺就好了。我天天晚上回去锻炼身体。有一天晚上我终于明白了,每一个人都有极限,不论体力还是智慧。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去挑战的时候不要挑战别人,而要挑战我们自己的极限,那你的一生都会很愉快。假如你天天跟别人比,那心里一定很痛苦。

  1965年,我警官大学毕业之后去美国深造,在纽约大学医学院读书。那时候因为没有钱,生活很苦。我一边念书,一边在医学院工作,对门诊实验室非常熟,验血验尿什么都会。中午晚上还要到餐馆打工,周末要教功夫。因为我从小学功夫,散打打得不错,就去教美国人功夫。

  很多和我一起到美国读书的同学面对困境都放弃了,转业了。很多人去经营餐馆,赚了很多钱。但是,很多人赚了钱后开始赌博,生活开始腐化,后来很不幸。所以,假如你打算读书做事,那就不要放弃,勇敢地挑战不可能,就会有希望。我的导师得了诺贝尔奖那年,我得到了我的博士学位。美国毕业典礼也要交钱才能参加,但我没有钱,所以也没有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1978年是我命运的又一个转折点。美国早期破案都是通过刑讯的方式,把人抓过来问招不招,不招就带到后面小房间,敲敲打打灌点水,很多人都招了。但这就造成第二次对社会的伤害,真正的犯人逍遥法外,无辜的人被屈打成招。所以那一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了不准刑讯的法案。很多案件开始翻案。也是从那时起,鉴识科学开始扬名。

  康州州长请我做第一任康州的鉴定中心主任兼首席鉴定专家,薪水只有我做大学教授的三分之一,责任却重了10倍。很多朋友都说去那边干什么,实验室破破旧旧,手下只有19个警员,两个警官,一个队长,都是些老弱残兵。我的血液专家看到红的就发抖,控制不了的抖,不能看血。我那个文书专家又高又大,但视力不好,他曾因在外巡逻撞坏了5辆警车被厅长改派去做文书。但我没有放弃他们,他们也没有放弃我。

  上帝创造每一个人都会给他一些才能,只是我们没有去发掘。只要你不断地去努力,就能改变很多事。视力不好的文书,我问他耳朵怎么样,他说耳朵很好,我就训练他声纹。怕血的血液专家说他眼睛好,我就训练他做文书。后来,他们都变成了有名的鉴识专家。我为什么要当这个鉴定中心主任?这也要谢谢妈妈。妈妈说,要为中国人争口气,没有一个中国人做过鉴定中心主任。钱不重要,好好做事最重要。

  到了1998年,我的命运又出现一个转折点。那时候9个月之内两个警侦厅长被革职,一个辞职,人民对警察、司法都不相信,警界的社会公信力大打折扣。那时候,康州新的州长来找我做警侦厅长,我说不做。我说前前任州长找我,我已经讲不做了,上任州长找我,我说死也不做。我自己最不喜欢做官,我喜欢化验,做第一线的工作。这个州长马上就去见我妈妈。我妈妈问我为什么不做,我说那个不好做,一天37个会议,一天到晚开会。每天晚上还要到社区、到社团去演讲。这样忙碌却没有成就感。

  我妈妈告诉我说,做什么事不能只考虑自己。这是一个机会。200年来,美国没有一个警侦厅长不是白人。妈妈让我好好做。所以我就变成第一个中国人厅长。厅长薪水只有我做鉴定中心主任时的一半。当时我没有很多新的科技手段帮助工作,比如随时巡逻、大数据库存、自动指纹档案等,但我们把60年来6个厅长想改都没改成的通讯系统改好了。

  厅长卸任后,我回到我喜欢的工作。2008年,我只管刑侦,不做任何的行政工作。回到现场,回到我的纽黑文大学教学是我最喜欢的工作。现在我只到各地去协助破案,去培训专业人才。

  2 DNA检测技术为鉴识科学带来了很大变化

  我一生调查过很多案件,很多人叫我“现场之王”“包青天”,其实我有很多的案子没有破。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世界上每年有40万人被谋杀,美国凶杀案一年就18000件,破案率只有63%;性犯罪每年100万件,破案率只有49%;窃盗案破案率只有23%。

  现在全世界的抢劫案、窃盗案都在减少,很多警察都说我们做得好了,现在治安更好,但是没有想到电脑犯罪的案件越来越多。以前两个强盗冒着生命危险被打了3枪才抢了2000块钱。但现在在电脑上一按钮,可能几十万就不见了,所以未来的犯罪形式完全不同了。

  21世纪,鉴识科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往,指纹常常被作为一个人的身份识别标志。但指纹一样就代表是这个人么?现在香港已经发现了很多伪造指纹犯罪的案件。比如到银行去提款,罪犯跟在提款者后面。提款者刚刚按过指纹,他就做个模,然后贴在自己手指上马上去提钱。

  我一生也调查过很多知名案件,比如“南斯拉夫万人冢案”“911案”“克林顿助手自杀案”“辛普森杀妻案”……

  21世纪新的侦察通常从识别开始收集信息。这就跟医生做的一样,病人来挂号,先给看看门诊。我们也是从现场、人证、物证、资料库、公开信息、情报等开始,然后对比数据库,找到嫌疑人,再看嫌犯的动机、手法跟作案机会。

  鉴识科学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物证,其中医学证据非常重要。医院急诊记录、医生处方对我们很重要。DNA是传播证据里面的一种。1987年,DNA检测技术才开始被运用到鉴识科学。到现在,DNA已经跟数据库合在一起。根据DNA,你就能预测一个人的脸是什么形状,眼睛什么颜色,头发什么颜色,人种是什么,有没有特别特征,有没有基因疾病。DNA现在的用处很多:可以鉴定无名尸,可以找到嫌犯,可以在现场发现嫌犯跟被害人DNA有没有关联,可以找到证据,找到证人,可以证明这个人讲的证词是真是假,可以用来反驳证据,也可以重建现场。在不久的未来,DNA生物数据库对医学也将发生重要作用。

  最近在美国最大的新闻就是,十几年前旧金山的一个旧案通过DNA做出人像,找到了嫌犯。

  但如果犯罪现场能同时找到几个人的DNA,这几个人的DNA合在一起,就很难鉴识。

  美国有飞机高空爆炸,在佛罗里达上空变成几万个碎片落下。我曾到现场协助调查。乘客都变成一堆一堆碎片,该怎么鉴别他们的身份?虽然有18种方法可以鉴定人体,但变成碎片后,你只有靠DNA。“911”事件,我和团队也参与协助鉴定。

  南斯拉夫内战后,克罗地亚、波斯尼亚被打成碎片,联合国要求我们去协助调查。当时地下因种族屠杀埋了很多尸体,而且这些尸体跟地雷、手榴弹埋在一起,一拉可能就会爆炸。所以要非常小心,你不知道你会挖到什么东西。

  1994年,在辛普森这个案件的现场,他的太太妮可被刺了8刀,她身后是餐馆的服务生高曼,高曼的尸体被刺27刀。我们对现场是有经验的,马上就可以看出这叫第一现场,即谋杀在这里发生。犯罪现场分成第一、第二现场,死者在别的地方被杀,后来尸体被运到这里,那这里就是第二现场。地上有血液,妮可的手背上有手指印。这太重要了。

  假如这个手指印当时取证证明是辛普森的,案件早破了,根本不必花1900万去调查。但是没有取证。起初,报纸统统错误报道说,高曼是妮可的男朋友。但妮可根本不认识高曼。妮可那天晚上跟妈妈、孩子去吃饭,妈妈的眼镜忘在餐馆,餐馆老板打电话给妮可,妮可说明天来拿。餐馆服务生高曼自告奋勇去送还眼镜。

  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很多念戏剧专业的年轻人都到好莱坞那边去找工作,但有几个能够变成电影明星?很多人都变成餐馆的服务员,希望能认识一个名人提拔他一下。高曼起初以为送眼镜是一个机会。

  犯罪现场留下的DNA检测出来就是辛普森的,但当时辛普森的律师说DNA不可靠,花了3个礼拜争议DNA技术的可靠性。莫里斯博士被邀请上庭去做证。他曾获得诺贝尔奖,发明了PCR技术(聚合酶链式反应,一种用于放大扩增特定的DNA片段的分子生物学技术,它可看作是生物体外的特殊DNA复制,PCR的最大特点,是能将微量的DNA大幅增加。因此,无论是化石中的古生物、历史人物的残骸,还是几十年前凶杀案中凶手所遗留的毛发、皮肤或血液,只要能分离出一丁点的DNA,就能用PCR加以放大,进行比对。——编者注)。

  然而在庭上,检察官没有问他一个关于DNA的问题。而是问他在伯克利大学念书的时候,有没有抽大麻烟,他很聪明说不记得了。检察官说,某月某日某时,他跟4个同学躲在寝室里面抽大麻烟。检察官接着问他被请去澳大利亚国际会议做主讲,但为什么没有去?他说他去观光了。检察官便问去哪里?他说自己记不得了。检察官说:“我提醒你,你去海滩了。”然后他说是去海滩了。检察官又问哪种海滩?他说不记得。检察官说:“你去的是裸体海滩。”他就吓得不敢做证了。

  辛普森案现场有两滴血。很少人能看出来,这两滴血一滴干的,一滴湿的。同一天、同一个时间、同一个温度、同一个人、同一个高度,滴在同一个地面,这两滴应该同样是干的或者湿的,不可能一个干一个湿。为什么?当时的刑警队长让护士抽辛普森的血,护士抽了一个真空管。那一个管是5毫升。但是算了算所有的化验用的血液还少了1.5毫升。原来刑警队长拿了辛普森的血放在自己的屁股口袋,回到现场。但他说他没有作假。按照一般的程序,化验用的血要放到实验室冰库里面再做检验,不能带回现场。

  辛普森案的结果是陪审团判他无罪。这不是因为犯罪现场的DNA不是辛普森的,而是他们质疑为什么血迹一个干一个湿,而且少掉1.5毫升。更重要的是,凝固的血中没有EDTA(螯合剂),而那一滴鲜血中有EDTA。这件事情被我发现了,人身上不可能有这个。这个变成很大的一个新闻,但是所有的媒体为什么没有报?因为美国的媒体都是白人控制。

  因为我的发现,所有的检察官都头痛了。但他们唯一攻击的,是我的尺子。他们拿我的尺到华盛顿国家标准局找3个博士比对了一个礼拜,说我的尺差了一千分之一寸。检查官把尺一掏,说:“李博士,这是不是你的尺?”我当然不能否认,因为上面有我的名字。他就说:“你知不知道你的尺少了一千分之一寸。”我说不知道。“那你的鉴定统统错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你的尺错了。”我说:“你有没有看看我的鉴定报告?我写的大约5尺2寸,大约6尺3寸,我没有说5.002寸。”检察官不肯放弃,说我是专家,必须要精准。我说:“这个尺不是我自己做的,是我买的,两块九毛九。”

  我的尺子变成了案件的焦点。后来我主管电脑犯罪的组长有一天跑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李博士,这个你一定要看。”我说:“我哪里有时间看这个。”他说,在eBay(易趣网)上,这根尺卖了499美元。

  辛普森案被美国媒体说成是世纪大审,后来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跟莱温斯基的性丑闻案也变成了世纪大审。

  克林顿当时告诉全国人民说他跟莱温斯基没有性行为,没有想到莱温斯基把事发当时的洋装作为物证寄给了他的姑妈,说有一天也许会用到。最后通过检测证实,洋装上留下的DNA就是克林顿的。克林顿很厉害,他就承认这是他的DNA,但是说他没有性交行为,他没有说谎。在美国,总统说谎是要被弹劾,他没说谎国会就不能弹劾他。所以他才能继续做总统。

  3 鉴识科学要靠严密的逻辑推理

  鉴识科学跟医学都是从识别开始,然后记录、化验,然后对比,从过去的数据库中获知这个人什么情形。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的“病人”不讲话,而医者的病人常常有些不同意见。但是鉴识科学和医学都需要用到逻辑推理。

  逻辑有两种:归纳和演绎。归纳演绎是传统的逻辑。数学家用得比较多。手表带少掉两截,拉坏了,我们就知道有打斗。我们在现场看到有高速度的血迹喷溅形成的血迹,我们就知道有枪击,这就是演绎。

  鉴识科学中其实还有一种很重要的逻辑是类比逻辑。一个人被枪打到会流血,但这个人在流血,不一定是被枪打到。这就像医生看病人咳嗽、发烧不一定是感冒一样。一个人身上有死者的血迹,早些时候,他又出现在死者死亡的现场,那么,他就是凶手么?这是不对的。他身上的血迹也许是他发现尸体时弄的。作为鉴识科学家,我们要去观察、去调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女孩子的尸体在一个国家公园被早上跑步运动的人发现。州警请我去看看。尸体没有裤子,没有鞋子,背后很多血,血还没有干。这告诉我,她刚刚才被杀。这个女生140磅。罪犯很可能是把人抬过来嫌太重了,不抬了,就丢在那里。最近的车到这里有100多码(1码等于3英尺,即0.9144米),所以我们可以判断这是第二现场,并不是凶手行凶的地方。这个人很可能是个变态收集者,专门收集女生的内裤。后来破案证明果然是这样。罪犯家里找到72条内裤。他是个工程师,每次到酒吧就跟单身女生搭讪,然后带人家到家里实施谋杀,是个连续杀人犯。

  在康州有很多妓女的尸体陆续被发现,于是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调查此案。但是专案小组调查了半天,没有结果,也没有经费了。死者的家属来找我母亲说,虽然我们的女儿不是很有名,而且她的职业不是很好,但是她们也是人,希望我可以帮忙看看她们的案件。

  我发现,这些妓女尸体被发现的地方都是公共场所。比如办公大楼的后面。这个女生被掐死,裤子跟裙子在左腿上,膝盖有伤痕。另外一个是白人妓女,在高架桥桥墩的后面,也是公共场所,车子开不过去,身上也有摩擦伤,牛仔裤跟内裤在左腿,皮包里面14块钱被抢掉。最后一个西班牙裔妓女在一个空房子的地下室被钝器致死,裤子也在左腿上面。钝器告诉我,这个罪犯孔武有力。这些案件用的是同样的作案手法。

  我们也用DNA检测去判断谁是凶手,然而检测结果出来,根本没有办法辨认,因为这是混合DNA。因为妓女的身上,有那天所有客人的DNA。那怎么办?我又发现每个现场都有香烟头。同样的香烟头,有钱人抽两口就丢掉,而罪犯抽到不能再抽了才扔。这说明罪犯没钱。

  从香烟头我们可以找到什么?唾液。其实唾液没有DNA,但是唾液里面散落的细胞有DNA。我们做出了分析。最后锁定这罪犯是个黑人,大概30多岁。再用逻辑推理和人工智能,就找到这个黑人叫约翰孙。积压了多少年的案子终于破了。自从他被起诉之后,康州公路杀人案没有了。

  所以鉴识科学是非常重要的。让证据讲话,对历史负责,我们破案就要这样做。(本文由记者张昊华整理)

关于本站 | 业务联系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例 | 版权所有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人民健康网健康行业权威门户网站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